根据我自己的一段婚姻咨询义务实践的体会,因婚姻困境前来求助专业人员的当事者们,大多数人内心都未放弃一个希望,那就是如何渡过当下的这段困难处境,使夫妻关系和好或改善。否则,他们就不会来找“咨询专家”,而直接去民政部门或法庭诉求离婚,顶多事前找个律师帮忙罢了。

然而,那些对自己的婚姻尚存希望的求助者们,不时地遭遇不顾及他们内心感受的“专家”,一番所谓“价值中立”的分析或“测试”,弄得当事人一头雾水,最终事与愿违。

不久前,一位花大钱去请教过“咨询高手”的女士来找我,拿来那位高手的“婚姻宝典”,其中的某些“支招”确实令人费解。例如,这位女士得到的支招大意是:如果夫妻之间确实出现了“审美疲劳”、“心理疲劳”,一方又实在无法忍受,那么婚外恋也许就是不错的出路;婚外恋与道德法律无关,只涉及情感和心理层面;如果你能原谅,那就平安无事,如果你不容忍,那就妻离子散。那位“专家”还指点了另一种补偿办法,那就是:你自己也不妨找个可心的男人,领略一下异性感性的丰富多彩,这就可以与你丈夫打个一比一的平局,自己内心就不会那么委屈和伤感了。

果然,那位女士在孤寂、愤怒和痛苦之中,努力学会了上网,真的很快就在网上遇到了“可心的男人”。不料,一个月之后,她丈夫发现了家里电脑上竟多了一个QQ,而他妻子还没弄懂怎样设置安全密码呢。于是,丈夫在一通兴师问罪之后大打出手,致使妻子身心俱伤。她哭诉说:“如果不是那位‘高手’指点,我不会把事情弄到今天的地步啊!现在只有离婚这条路了!”这位女士的求助遭遇和报复举动,委实令我感叹和忧虑。

在我国,迄今尚无“婚姻咨询师”这个职业岗位,更无一套执业规范。目前在从事“婚姻咨询”业务的人员中,以近年来拿到“心理咨询师”考试及格证书的为主,还有各类好心人、热心人,甚至失业下岗人员。无论是“为主”还是“为辅”的咨询者们,几乎都未接受过婚姻家庭辅导者的专门训练。据说不久前市场上有打着香港某“国际婚姻家庭协会”招牌并挂上了中国妇联标识的私人公司忽悠了一阵“婚姻家庭指导师”培训,报名参培的人从教授到二奶都有,事后许多人大呼上当。而国家劳动部虽已宣告要设置“婚姻家庭咨询师”这个专业岗位,但目前还是“只听楼梯响,未见人下来”。

我个人认为,“婚姻家庭咨询师”与心理咨询师和一般的社会工作者是有所不同的。前者不仅要求心理学、社会学、伦理学、性科学、法律等多学科的专业知识,而且对从业者本身的人格、智慧、人生经历等都应有更高的要求。

有时健康的婚姻也需要征询婚姻咨询师的建议、支持或增加动力。而处在婚姻家庭困境中的求助者则首先希望咨询师帮助他们避免或减轻伤害,指导他们去制定解决问题的计划,并鼓励与协助当事者一步一步地去实施计划。

当一对夫妻或其中一方鼓起勇气走到婚姻咨询师面前来,表明他们已经处在进退维谷、自己难以抉择的矛盾之中,但又不想离婚。富于经验的咨询师应当体察当事者的心情和本着“治病救婚”的原则,努力帮助当事者认清问题的症结,尽可能找到救治婚姻的途径。当然,在咨询师和当事者们都尽了一切努力之后,有些夫妻最终仍然不得不做离婚的选择,但他们毕竟是努力过了,而不是不救而亡;他们在咨询师指导下把问题想清楚了,并且公平、公正地处理好子女监护和财产分配等问题,双方就能做到心平气和,无怨无悔。

在很大程度上,婚姻咨询师要担当起婚姻教育者和教练者的角色,要启迪求助者的理性思考,帮助他们接受婚姻中可能或必然出现的种种挫折、挑战和考验。要让求助者明白,任何一对幸福的夫妻都是经过艰苦努力甚至激烈战斗而克服了困难的。最近国外的一项调查还表明,现在幸福着的夫妻,曾经遇到过的问题,一半以上是无解的。

所以,当一对夫妻来求助婚姻咨询师时,一定是婚姻航船遇到了风浪,咨询师的首要任务是指导他们怎样乘风破浪,而不是一方只顾自己弃船逃命,不顾对方的死活。因为,谁能保证他(她)搭上另一只航船不再遇到风暴呢?

总之,无论婚姻家庭咨询师的职业岗位何时才能正规起来,目前需求者市场已经存在。那些勇敢地去填补市场空白的人们,尤其是号称“专业人员”的“高手”们,必须做到努力以自己的知识、智慧、良知加上人格品性的力量去帮助当事者,千万别再让自己轻妄的“处方”成了最终的婚姻杀手.